语法学习

学生梵语语法网站首页 > 语法学习 > 梵语
学生梵语语法 作者:麦克唐奈 著 张力生 译 出版社: 浏览次数: 次 发布时间:2017-03-09 免费下载


《学生梵语语法》导言

〔英〕麦克唐奈  著 

张力生  译


印度人研究语法的最初动机盖出于宗教。为保存原样神圣的吠陀经典,必须注意经文中的每一个字母。于是在透明度极高的梵语的启示下,印度的语法在公元前五世纪前,其语法研究已达到了当时世界上任何民族都不能与之比拟的科学高度。比如,他们的一个显著成就是,认识到了大部分词都是由词根和词缀组成,当词根与不同的词缀结合时,可以产生意义不同的词。


世界上保存至今的最古老的语法是印度波你尼(Pāṇini)的语法《波你尼经》。它代表了一个完整的、发达的语法体系,据栽:在波你尼之前印度出现过的纯粹语法家达六十四人之多。但是这些先贤们的语法书都因波你尼的杰出宏富的语法《经》消失无存了。


波你尼应该晚于耶斯迦(Yāska,约公元前五世纪的人),因波你尼曾提到过他,在他和波你尼之间还有过不少重要的语法家。但波你尼早于《大疏》的作者波颠阇利(Patañjali),后者可能是公元前二世纪后半叶的人。在波你尼后和波颠阇利前还出现过另一位著名的语法家迦丹延那(Kātyāyana)。波你尼书中使用过yavanānī
—词,这个词,迦丹延那解释为“希腊书写法”。印度人在公元前327年亚历山大入侵前就知进希腊书写法是根本不可能的;但在入侵后,印度两北边陲的居民(波你尼可能是其中的一位)不久就认识了它,却很为正常。希腊写法,只有在语法家将其结构法升华为规则后,人们才会熟悉它。因之,说波你尼早于公元前300年似乎不大可能。


《波你尼经》分为八章。将近4000条规则用再简单不过的经文写成,每一条经文通常只有两三个词。整部书如用中号天城体字母连续排印,大约不超过现在32开书的35页。它无与伦比地、全面地描述了梵语的整个结构,包括所有的细节。它是世界上最简短同时也是最完整的一部语法书。


波你尼极为详尽地描述高级通用语(bhāṣā)或古典梵语的概貌,意在矫正规范用法。他把一些人们已不太认识的神圣经文包括在他的语法范围内,列出了数百条吠陀语规则,虽不全面。从整体上看,他对吠陀语的阐述留下许多空白,重要的内容常被省略,—些琐碎的问题反被留意。这一部分明显地表现出他无力驾驭他的论题,这是因吠陀语语法有许多不受限制的许可的缘故,特别是在变格和失格上。


波你尼的语法主要是述说“词”,他的一条基本原则是所有的名同都派生于动词。词可以分析成最简单的成分,即词素:词根、词缀、词尾。波你尼指出:名词和动词的词干由词根构成,完整的词由词干构成。他同时又指出:词加上词素或与别的词复合可构成新词。认识到用词素派生词是波你尼语法的一大特色,比如,动词词根bhid“穿刺”用作名词意义上的“穿刺者”时,他就很方便地造出一个假定有的想象的词缀,不过这一词缀被空白取代了!


耶斯迦说:娑迦吒衍(Śākaṭāyana)这一普遍原则——“名词都派生于动词”遇到了迦罗伽(Gārgya)的挑战。他反对到处运用这一原则,反对这种生硬的词源学。迦罗伽指出:如果aśva“马”是派生于aś“行走”的话,举凡能走的东西都可以叫做“马”;如果每一事物都要以它的动作得名,那么存在(bhāva)就应该在东西之前了。


对于迦罗伽的反对,波你尼作了一些让步:他把那些因形式和意义派生都很困难的词如:aśva “马”、go“牛”和puruṣa“人”排除在外。此类原始名词在波你尼以前就已被收集为一表,它们都是由动词词根加一些特殊后缀强迫派生而成,这样的后缀第一个是u,专名uṇ,全称是,uṇādi “温那地”(uṇādi即以un为首)。波你尼称:这类词为现成的词干,与他的构词法无关。


波你尼以前的这一《温耶地表》被保存了下来,但正如乌觉拉丹(Ujjvaladatta)在其《论“温地那经”(约公元十三世纪)中所说,形式已有了些变化。现存的这部“经”还包含了一些后来的词,如dīnāra(拉丁语denarius),印度使用这一名词不可能早于公元一世纪。


波你尼语法的主要目的是论述词源(派生),并不在乎语音,只是偶尔在句子中涉及到词之构成和合成时才有所述及,所以他没有提出语音变化的一般规律。但是,既然他的分析与《温那地经》不一样,是在可能的范围内进行,故而一般是正确的,其中许多实例已被比较语言学所确认:他的确发现了一些语言规律。一个最重要的发现是元音强化级別(guṇa和vṛddhi)的变化(比较§17),格里姆(Grimm)称之为ablaut,比较语言学认为它源于印欧语系。另一重大的发现是波你尼的前辈、吠陀派语音论《原始对支》(Prātiśākhyas)的作者早已作出的(“对支”,即把拆散的“句读”再结合起来)。


波你尼在论述词源和句子时也提到了词的重音,但他并未涉及我们意义上的句法,这或许因为梵语句子过于简单。


《波你尼经》内容大纲如下:第一章论述语法术语及其运用规则;第二章论述复合词和名词各格的用法;第三章论动词词根的后缀加著法;第四章和第五章论名词词干的后缀加著法;第六章和第七章论词的构成中的重音和音变;第八章论句子中的词。这个全书的大纲常被作者打断,或因中间插一些作者自己研习语法所得的规则,或因改变上下文顺序为求词句的经济。


波你尼为了公式化他的规则,竭尽可能地抽象和槪括他的论述。有时为一个简单的格陈述一条总规则;有时一个简单的论题却缺乏应有的相关论据。


波你尼用各种办法来达到其极端简练的目的:省略动词、使用特別意义的格、运用“领句”(adkikāra)规则(即后面跟随从属的规则)……,采用这些办法,常常使一条规则只用一个简单的词即可表达。因之,从格dhatoḥ意为“跟后”,不仅指“一个附着后缀的根”,而且也指一个能领属后面大约540条“格言”的“领句”。


简洁的原则还用在术语的创造上。波你尼的部分术语是真实词,他们或者描述语法现象,如sam-āsa“复合”,或者表示例子范畴,如dvi-gu“双牛”,“带数复合”几乎全部借用于古人。但他的绝大部分术语是类似于代数符号的任意的字母组合,在这部分里,除了少数是真实词的缩写(如it“指示字母”,来自iti“如此”)外,大多数是有意创造的、在语言里很少发生的字母结合。于是,当字母l用作动词人称词尾符号时,与顶音ṭ结合是指一种主要时态(过去、现在、将来)或语气,与喉音ṅ结合是指一种次要时态或语气, 因之laṭ、liṭ、luṭ、leṭ、loṭ分别表示现在、完成、将来、虚拟和命令,laṅ、luṅ、liṅ则表示未完成、不定过去和可能。


波你尼语法以科学排列的字母表开始,用it或anubandha(指示字母)附着于几个字母后,构成缩写叫“对收”(pratyāhāra),表示不同的字母组合。元音是这样排列的:a
i u-ṇ,ṛ
ḷ-k,e
o-ṅ,ai
au-c。一组字母之后使用指示字母,简单元音用ak表示,简单元音与复合元音一起用ac表示。梵语的最后一个字母h写作ha-l, 全部字母就用符号al表示(正如我们用az表示全部英文字母一样)。指示字母也可附在后缀、词根和词上,表示这些规则也同样适用于它们,起简单易记的作用。


波你尼提到他的书中有两个附录,一为Dhātu-pāṭha(《动词词根表旧译《界读》),这些词根按动词变位类别排列,用重音和指示字母表示变化形式。很明显,他收集的两千个词根中(其中许多是同一词根的不同写法),大约只有八百多个能在梵语文学中找到,约五十个吠陀语动词被略去了。第二个附录为Gaṇa-pāṭha (《词组表》,旧译《群读》)每组用第一个词代表能适用于同样规则的整个词组。他收集了许多只在吠陀讲中出现的词,但未必比《动词词根表》中保存得多。公元1140年,伐德未那(Vardhamāna)撰写的《词宝汇》(Guṇa-ratna-mahodadhi)中以韵律为序排列了这个表。


波你尼的书从很早获得了经典价值以来,持续了至少有两千年之久,它一直是梵语使用的标准和学习的基据。因为它追求简练,忽略详述,书中常有含糊不清之处。于是不久就出现了注疏解释它的书。随着语法学的发展,人们开始对它的规则作修正和补充,最早对其规则作系统而确切的解释的是无名氏的《释读》 (Paribhāṣā)。《释读》所释规则,被认为波你尼应该遵从,也被波你尼的继承者迦丹延那确认。十八世纪,那迦婆托(Nāgoji-baṭṭa)在其《月冠释规》(Paribhāṣendu-śekhara)中汇集了这些规则。


接下来是迦丹延那的《释补》(Vārttikas,来自vṛtti“解释),它对波你尼的1205条“格言进行了解读。这位语法家是德干人,可能生活在公元前三世纪。他批评波你尼,表示与波你尼意见相左时,对后者常有疏忽失察之处。评估这些疏失不应该忽略这样的事实:迦丹延那所生之时之地均距波你尼甚远。迦丹延那前后别的语法家都对波你尼作过同样的解释,尤其是迦丹延那之后,出现了不少韵文形式的评说。


波颠阇利把所有这些批评和他自己的补充都汇集在他的大著《大疏》(Mahābhāṣya)里,他用对话的形式讨论了波你尼1713条规则。这部《大疏》成书的年代可能是公元前二世纪后半叶。后来又出现了对《大疏》的注疏,如七世纪拨致柯利(Bhartṛhari)的哲学语法《声明论》(Vākyapadīya)和十三世纪伽亚他(Kaiyaṭa)的著作。


大约在公元650年,另一部注疏波你尼经的书《迦尸芘栗底》 (Kāśikā
vṛtti)问世,前五章由阇耶映底(Jayādityal)撰写,后三章由伐摩那(Vāmana)撰写。它以波你尼的残本为基础,时有错处,但却异常简洁清晰;它比《大疏》短,但在解读波你尼经的最古老的注疏中,有其特殊的价值在。它所举例证都无例外地源自旧说,借用已成为他的习惯,甚至波颠阇利讲到的“牲畜”也解释成mūrdhābhiṣikta“献祭的”(词义“头上淋水”)。


十五世纪,罗摩月(Rāmacandra)的《解字月光疏》(Prakriyā-kaumudī)以较为实用的方法重新编排了波你尼语法内容,使其易于理解。十七世纪,婆托吉(Bhaṭṭoji)的《月光疏》(Siddhānta-kaumudī)将波你尼经文顺序安排得更为自然合理,使其更为易懂。而《月光疏》删节本、伐罗德拉(Varadarāja)的《小月光疏》(la-ghu-(siddhānta-)kaumudī)则成为介绍印度流行的传统语法的有用读本。相信波你尼的绝对正确,即使现在的印度梵学家也是如此,这使得从波颠阇利以来的所有上述的注疏家,都对波你尼规则作了强制性的解释。


其它一些不属于波你尼派的语法家,总的说来不很重要。他们把吠陀语变化形式和重音规则全部删去,拿不出什么新材料,内容远远不如波你尼的完备。他们没有什么新观点,只是创造一些技术设计,使论题较为清晰通俗而已。他们中值得一提的行活跃于约公元650年的月官(Candra)和后于《迦尸芘栗底》的伪娑加托衍(一个假托古语法家Śākaṭāyana的人),以及十二世纪的金月 (Hemacandra),其中金月最为重要。年代未确纪的遍跋摩,(Śar-va-varman)的《迦丹多罗》(Kātantra),所用的术语与古经特別是《对支》明显相近,对后来的语法有很大的影响。它被当作格遮衍那(Kaccāyana)标准的巴利语语法典范以及达罗毗萘和藏语的传统语法典范。而伐婆提婆(Vopadeva)的专门著作《启蒙》 (Mugdha-bodha),从十三世纪到现在,一直是孟加拉地区使用的主要梵语语法书。最后,再提一下《妙音经》(Sarasvati
Sūtra),作者佚名,是一部以简要明澈著称的语法书。


此外,还有几部书是专门论述特殊题目的,它们对梵语知识也有重要的贡献。商昙那(Śāntanava)的《丕特经》(Phiṭ
ṣūtra),晚于《大疏》,作于古音还存活的时代,述说名词重音规则不是按波你尼析开的词,而是按完整的词。因为波你尼没有确定词的性,虽然他提过阴性后缀,也未否认一般的性差別,所以整体研究这一题目的书,特別足金月的《性教》(Liṅgānuśāsana),自然拥有一定的价值。


德国传教士亨利·罗思撰写的梵语语法是欧洲人写的第一部梵语语法书。他是奥格斯堡人,是阿格拉耶稣会修道院院长,1668年死于阿格拉。这本书从未出版过,手稿保存在罗马;在1667年,阿姆斯特丹(荷兰首都)出版的柯切尔的《中国解析》162—163页 上只印过他写的五个天城体梵语字母表。(很显然,这是在欧洲印刷书中找到的最早的梵语书写体。)


欧洲第一部印刷的梵语语法书是一个巴塞洛缪圣徒叫波莱纳斯的用拉丁文写的,1790年出版于罗马。此书部分内容是根据德国耶稣会传教士汉克莱登的原稿编写的,汉克莱登死于1732年。1805年,第一本旨在全面地科学地介绍梵语语法的书出版,它是科尔布鲁克(Colebrooke)写的,1806年,凯里(Carey)的书也出版;前者根据波你尼撰写,后者根据伐婆提婆撰写。1808年,威尔肯斯(Wilkins)用欧洲语法法则编写的对上世纪初梵语研习有过极大影响的语法书出版,跟着出版的还有他的继承者、著名的博普(Bopp)、本菲(Benfey)和惠特尼(Whitney)的书。博普语法之重要,与其说是因为它述说简单,不如说是因为它语言条理。本菲是第一个结合波你尼传统材料论述吠陀语史诗语特殊性的人,他大量借助比较语言学解释梵语形式。美国学者惠特尼全面地论述了吠陀语和从吠陀语发展而来的古典梵语,他是第一个试图论述梵语历史语法的人。完全用比较观点论述梵语语法的,当首推J·瓦肯纳吉(J.
Wackernagel)教授的大著。可借他只写了论述语音的第一卷(1896年)和论述复合同的第二卷的第一部分(1905年)。


十九世纪后半叶最著名的梵语语法流行书有两本:一为莫尼·威廉斯(Monier
Williams)的,一为马克·缪勒(Max
Müller)的。但两书的内容有许多是从印度传统语法体系引申而来的,对梵文学生非徒无益,反而有碍。本语法书没有采用这方而的内容,这当然不是对印度语法家有偏见,而是为了便利于初学者学习。 本书只收集迄今为止学者论述梵语语法有实用价值的材料。吠陀语虽被除外,但为了使英国和印度学生获得阅读古印度语书籍最起码的知识,本书末附有《吠陀语语法槪要》一文。最近我还出版了一本《吠陀语语法》,它对初学者可能过于专门,我计划再写一本与本书平行的简要吠陀语语法,希望它对吠陀语初学者能像本书对梵语初学者一样起相同的作用。


古典梵语从未标出重音,考虑到语音的重要性,凡在吠陀沿中能査明的,本书尽可能地在音译词中标出,吠陀语音调的简短述说可在本书附录中找到。


北京馨逸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邮箱:om@sanskrit-input.com   京ICP备10535758号 Copyright © 2016-2017,ALL Rights Reserved sanskrit-input.com